四川省外贸五金矿产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四川省外贸五金矿产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

新闻动态

《建立外贸管理体制的探索》作者:沈觉人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2-20
  • 访问量:

《建立外贸管理体制的探索》作者:沈觉人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2-20
  • 访问量:

 

  编者按: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商务部在所属各单位及各驻外经商机构开展了“我与改革开放40年”主题征文活动,得到广大党员干部群众的积极响应和踊跃参与。这些稿件通过讲述商务人亲历的一个个鲜活故事,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商务战线各领域的生动实践和发展成就,展现了一代代商务人优良的工作作风和顽强拼搏的奉献精神,饱含着对党的绝对忠诚和对商务事业的无限热爱。从即日起,我们将选取部分作品陆续刊发,敬请关注。

  我国对外贸易管理工作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是比较健全的。后来随着外贸领域对企业公私合营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进出口管理工作也逐步放松以至取消,代之以对国营外贸企业的计划管理、外汇管理和财务管理等。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对外贸易行政管理权力下放,经营外贸的各类企业增加,对外贸易管理问题又被提上了日程。各方面都要求,从原来的外贸部到后来的经贸部,要做到对外贸易“放而不乱、管而不死”。这是很理想的目标,但实际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因此,对外贸易管理工作一直是经贸部主要领导直接在管。陈慕华部长、郑拓彬部长、贾石副部长都直接领导过这项工作,具体的执行由对外贸易管理局办理。

  在外贸体制改革兴起的热烈气氛下,地方希望有管理权,企业希望有自由的进出口经营权。这时提出要加强外贸管理,有点不得人心。但是当时又确实出现了进出口经营的一些混乱,进口高价抬购、出口低价销售,虽然还不是大面积的问题,但也引起中央领导的关注,认为应加以改进。

  在中央党校讲外贸管理的必要性

  1986年7月,我应邀在中央党校作了一次《关于我国的对外贸易》的报告。在介绍情况的同时,我也提出了若干问题,希望得到大家的关心和指导。

  我当时在谈到对外贸易管理问题时,曾提出要“加强宏观管理和指导”。我说:“发展对外经济贸易,管理始终是需要的。现在企业多了,没有管理更不行。对外贸的宏观管理,包括外汇管理、海关管理、对外贸易管理,这三个方面要紧密配合。有一段时间管理没有跟上去,出口的‘水货’很多,严重冲击了香港市场。结果是东西没少出口,价格却跌下来了,外汇没多收。搞‘水货’出口的企业,削价竞销,获得外汇,买别的进口东西来赚钱。一个企业进出口总算账不赔钱,但国家受损失。因此,很重要的是外汇要管住。1980年后我们恢复了对外贸易管理工作。但如何做到管而活,还没有经验。这方面的工作,要总结经验,大力加强。”当时我还提出,加强对外贸易宏观管理,要逐步从直接管理向间接管理过渡。经贸部在政企分开后,“对一切企业包括外贸、工贸、农贸、军工等,在政策上要完全一视同仁。”

  建立规章制度依法依规管理

  当时经贸部的领导认为,加强对外贸易管理,应制定法规,依法依规办事,而不是就事论事、没有规章制度地管理。有了法规,大家遵守,就能事半功倍,做好管理工作。

  根据这样的想法,对外贸易管理局从一开始就十分重视建立规章制度,重要的规定都上报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务院的规定。如1984年1月,国务院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口货物许可制度暂行条例》;1985年3月,根据国务院的文件,经贸部发布了《关于设立外贸公司的条件和审批程序的暂行办法》,以及出口管理(包括出口配额、出口许可证)、商标管理、外商管理、纺织品出口配额管理等,都有了管理规定和制度。

  关于这一点,在《当代中国对外贸易》一书中有如下的表述:“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加强外贸管理的特点,主要是健全规章制度,完善立法,向规范化、法制化方向发展;简化手续、提高效率,便利进出口业务活动,既严格把关,又搞好服务;把行政管理同运用法律和经济调节手段结合起来,以保证按照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要求,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更快更好地发展对外贸易。”

  派团组出国考察对外贸易管理

  为了研究吸收国外关于对外贸易管理工作的经验,外贸部和后来的经贸部曾派出几个小组,出国考察。几年内考察了美国、加拿大、日本、英国、法国、西德、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匈牙利等东欧国家,以及巴西、智利、墨西哥、阿根廷等发展中国家。考察之后都有详细的考察报告,甚至还出了几本小册子,广为介绍,目的是以国外的有用经验,结合我国的实际,制定有中国特色的对外贸易管理办法。在这方面确实也有一定的收获。

  赴拉美四国考察。1983年派小组赴拉美四国(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巴西)考察对外贸易管理,是经贸部领导的决定,并要我任考察组组长。

  这次考察的目的,是了解这几个拉美国家的外贸管理制度和政策,与我国的管理工作进行比较研究,以吸收他国的一些经验,也要了解他们有何教训。

  这个考察组的组成,我在挑选成员时有一些特点,一是除我是局长外,其余六人都是一般干部;二是他们都是在第一线从事对外贸易管理工作的年轻干部;三是他们都是首次出国。小组成员来自上海、山东、广东和福建各一人,经贸部贸管局包括我共三人参加。正因为如此,大家比较虚心,愿意学习新知识,参观听讲都比较认真,而且与自己的工作紧密结合并可以做对比研究。

  由于我们是专业考察,题目新颖,目标明确,驻在国的我国大使、参赞都十分重视,向小组介绍当地情况,为小组安排了紧凑的日程。

  考察组依次访问了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和巴西等国,主要访问他们的经济部、外贸部、中央银行、外汇管理局、海关总署、港口码头、若干企业和中介组织如协会,听取介绍,座谈交流。

  针对不同国家,我们研究了不同的管理重点。如在阿根廷,研究了他们的纺织品配额管理和对大宗出口商品肉类和谷物的管理,在智利研究了他们对铜和纸浆的出口管理,在巴西研究了他们对钢铁和外汇的管理。我们对各国许可证管理作为重点研究,到现场看他们的审批和发证流程。

  对四个国家的考察,得到的印象,一是各国都重视对外贸易管理,实行许可证制度,以保证进出口贸易的有序发展;二是各国都重视外汇管理,以此来调节进出口贸易,特别是巴西,外汇管理十分严格;三是重视海关边境把关。这三方面的配合十分重要,与我们的看法不谋而合。

  考察组认真做了总结,认为收获很大,开阔了眼界,了解了国外的管理措施,有些可以为我所用。更重要的是,在领导的支持下,大家增强了做好外贸管理工作的信心。

  赴澳大利亚、新西兰考察。1984年派小组到澳大利亚考察。由于当时我国对外贸易管理方法原始,手段落后,在国外考察交流时还出了一些笑话。

  1984年国家体改委、财政部和经贸部共同组团赴澳大利亚、新西兰考察外贸体制和管理工作。我是团长,国家体改委陶力副主任、财政部姜洪南司长参加了代表团。

  当我们听取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介绍外贸管理和许可证审批情况时,代表团中有人根据我国当时的情况,问他们是如何处理出口许可证的使用分割问题。因为当时我国的出口许可证都是纸质的,当使用者到海关申报出口时,如果出口数量少于许可证数量时,海关就在许可证的背面写上出口数量,结余的部分可以以后再出口。例如,许可证批准可出口1万吨生铁,第一次只出口了3000吨,还有7000吨可以以后再出口。这就是当时我们在许可证管理上被称为的“背书”。

  但是澳大利亚的官员怎么也听不懂我们的问题。后来才明白,他们的许可证已经实行网上申请、网上发证,没有纸质的许可证,而且外贸管理部门与海关都已经联网,出口商申报出口时海关都在网上操作,根本没有在许可证上“背书”一说。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们的管理方法、手段都还很原始,我们既没有计算机,也没有联网的先进设备,都还是靠手工操作,因此闹出了笑话。

现在,我们也有了先进的管理手段,管理工作也与国际接轨,实现了电子信息化管理,与国外进行工作交流时也就不会再提出一些比较“原生态”的问题了。

  外贸管理是否必要要让事实说话

  虽然我们尽量按照国家规定来管理对外贸易,但是,有的地方还是不赞成对外贸实行管理,认为阻碍了地方对外贸易的发展,特别是不赞成对某些进出口货物实行许可证制度和出口纺织品配额许可制度。

  1984年,有的地方正式提出,经贸部实行的许可证制度不好,影响了地方对外贸易的发展。中央领导要求我们考虑这个意见。当时我们也紧张了一阵,因为许可证制度刚刚实行,是对外贸易管理行之有效的制度,如果又否定了,就会再次出现外贸工作中“活而乱”的毛病。

  而就在此前不久,海关总署召开的全国进出口货运监管工作会议,提出了相反的建议,认为“应该对进出口货物实施全面许可证制度”,这对海关货运监管工作有好处。

  但经贸部的领导考虑,能守住部分商品实行许可证管理制度就不错了。全面实行进出口许可证制度,不但在国际上会引起议论,不符合对外开放的政策,而且地方也会很反感,外贸管理部门也没有足够的力量这么做。因此建议还是实行部分商品的进出口许可证管理制度,不实行全面许可证管理。

  此时,《经济参考报》上刊登了一份调查,以实际的例子说明了实行出口许可证管理后的良好经济效果。他们调查的生铁、薄荷脑油、苇帘、淡水珍珠和皮制劳保手套等大宗出口商品,在实行许可证管理后,出口增加了,价格回升了,低价竞销的现象没有了。中央领导同志在这份报道上批示:“看来要按产品、国际市场情况,实行这个政策。”这对对外贸易管理工作是很大的支持。

  以后的几年,虽然在进出口商品许可证管理品种上做过调整,但许可证管理制度一直延续下来,对内对外都有积极的影响。

  实际上,在实行许可证管理时,对有实际需要的情况,我们也是充分照顾到的。

  1982年8月24日,甘肃省酒泉钢厂一位领导找到我,他们单位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重点建设项目,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几十年来只是产铁,没有炼钢设备,虽然工厂的名字是钢厂,但一直是有铁无钢。改革开放后,他们要用自己的力量出口生铁,买回炼钢设备,把炼钢能力配套建设起来。我听了感到十分鼓舞,并了解了他们的详细计划。当时国家的政策是,出口生铁需要申领出口许可证。我们为了支持酒钢建设,报告经贸部领导,建议同意酒钢根据实际需要出口一批生铁,取得外汇,用来支付引进炼钢设备。后来经过批准,我们帮助酒钢解决了出口生铁、引进炼钢设备问题。30年后,我在2011年专门去参观酒钢,看到他们已发展成为一个技术先进的大型钢铁产业集团,不仅钢的产量很大,不锈钢板的产量更在全国领先,成绩巨大,看后我非常高兴。

  现在许可证管理的商品,数量已逐步减少,主要是进口货物方面的了。而且申领许可证也都是通过网上办理,简便快捷,这也是外贸管理的进步。

版权所有:四川省外贸五金矿产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05031608号   电话:86-28-85265990   传真:86-28-8526599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航空路6号丰德国际广场C座7楼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  【后台管理】